沐随

追沐随行

【全职x你】【微(伪)黑化】【包子】

我……要对……包子……下手了……
话说lof包子的粮好少啊_(:_」∠)_
行吧
日常ooc渣文笔致歉
没问题的话
咱们走起☞

    “包二货去当职业选手了?还特么拿了个冠军???”你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满脸花痴的同学。
    “是啊是啊!啊~包荣兴穿着红白队服,笑着拿着奖杯的样子真是太!帅!啦!”
    白了她一眼,你问道:“啥时候的事儿啊?”
    “em……几天前吧?”
    “……你还没花痴够啊……”
    “那是因为你不懂包子的帅!”
    “……是在下输了。”
    回家的路上,你几乎到处可以听到对包子的赞美声和花痴声,你不屑地撇了撇嘴,突然想到小时候。
    小时候包荣兴就挺高的,比你高了快一个头。那会你俩是邻居,你经常和他闹在一块。你还记得有一次你被几个高年级的人欺负了之后他直接冲到你面前和那帮人扭到一起。
    直到最后你慌忙跑出去叫来大人之后他们才停下来,这时候包子就会抬起青青紫紫的脸露出一个爽朗的微笑,然后又因为扯到了伤口疼得龇牙咧嘴。
    想到这你不禁“噗”地一声就笑了出来。好在那几个高年级的也伤得不清,似乎还被记了处分?
    哦,还有还有,大概初中的时候,一直是优等生的你突然考得特别差,在被老师和父母都教训了一通之后出于那个年纪的叛逆情绪你就跑了出来。
    大晚上的,吹着风,你可怜巴巴地坐在一个台阶上被橘黄色的灯光笼罩,在你觉得整个世界都没人在乎你的时候一个棒棒糖就猛然出现在你的面前。
    你愣了一下,一抬头就看到包子蹲在地上笑得有些傻气地看着你。
    你心里一暖,同时腹诽:卧槽包荣兴你什么情况,特么蹲着都快比老娘坐着一样高了啊喂。
    幸福的笑意在不知不觉间爬上你的嘴角,又在下一刻凝固——他现在,可是个公众人物了,是个冠军啊!和他一个队的小姐姐那么好看……唉……
    突然,一阵推力将沉浸于自己的天地中的你推入了一个小巷中,你被狠狠地摔在地上,猝不及防间你的头发又被谁拽住,将你扯了起来,头皮传来的撕裂感让你不得不跟着那个人的节奏来——
    你被甩到了一面墙上。
    视线终于清晰,你这才看清这个小巷里围着不少人,你一一看过去,暗道不妙:这帮人为首的,不就是当初被包容兴打得惨不忍睹的高年级生吗?
    一个人在你身前蹲下,轻轻拍了拍你的脸,冷笑道:
    “呵,怎么?包荣兴那臭小子,有了冠军美女,就不要你了?”
    你眯了眯眼睛,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那人似乎被你的反应取悦了,高高地扬起了手——
    “啪”
    你的头歪了过去,右脸颊火辣辣的疼痛感提醒着你:你被人狠狠地扇了一巴掌。你皱眉想到:卧槽这么疼的吗?包二货是什么做的脸皮这么厚还笑得出来……
    下颚被人擒住,强迫你视线与他汇合,他捏着你的下巴左右晃了晃,吹了个口哨:“没想到,包荣兴那小子,艳福不小啊。”
    一股不安敢瞬间席卷了你的心脏,果不其然,那人淫笑着竟然想往你脸上亲,因为处于惊吓过度状态没有什么力气的手脚此刻突然生出了几丝力道,奋力挣扎着。
    见你这样,那人只是猝了一口,狠狠地又往你脸上甩了一巴掌,趁着你一瞬间的呆愣,两手直接将你的衣服撕裂。
    胸前的冷气让你瞬间回神,你惊恐地看着眼前的人不住地颤抖着,不停抗拒着:“不……不……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可惜他并没有任何反应,一只手直接覆上你的胸前,嘴巴凑到了你的脖颈处。
    “救我……谁来救救我……包子……救我……”
     听到你的哽咽,他不屑地笑了一下:“呵,还想着那小子呢?我就明说了吧!他现在可是个公众人物!是全国冠军!身边还有那么多美女,你?呵,他还看得上?”
      你一下子安静了,被泪水模糊的眼眶看不清任何东西。
     “所以,你还是跟了我吧!那个臭小子?你就……啊!!!”
     胸前令人作呕的气息似乎被一脚踹开了,因为你下一秒听到了重物落地的声音。
     你颤了一下,迷迷糊糊感到有阴影落下,一个人微微颤抖着,用他的外套和怀抱的温暖将你所有的寒冷和不安都驱赶走,一根棒棒糖塞到了你的手里。
     头顶传来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别怕,我来了……我来了……别怕……”
     是包子。
     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崩塌,你一把扯住他的领子嚎啕大哭起来,一边断断续续地喊着他的名字。包荣兴微微一怔,不禁抱得更紧了些:“是我,我在这……我在呢……”
    那几个人被包荣兴叫来的警察带走了。
    你也迷迷糊糊地在他怀里睡着了。
    将你的衣物整理好,包子轻轻擦拭着你脸上的泪痕,包荣兴的表情阴沉得可怕,但很快他就又变成了衣服大大咧咧的样子,只不过脸上带着你很少看过的心疼很从没看见过的温柔罢了。
    将你送回了你家之后,包荣兴和担心你担心得要死的你的父母交代了原委后又整顿了一下,来到了里警局不远的一条小巷口,靠在墙上,点上了一根烟。
     一直到夜里十点,街上无人,那一大帮子人才从警局出来——乡下的局子,有关系有钱就是好啊。
      掐灭了烟头,包荣兴挡在了那帮子人前面。
      在领头的仰视下,包荣兴冷笑了一下,长腿狠狠一踢,直接将他踹翻在地上。
      在他惊恐的目光中,包荣兴的表情冰冷不带一丝温度。忽然间,他笑了,笑得嗜血,笑得那人毛骨悚然——果然
    被踹到墙边的领头人腹部传来一阵阵疼痛,包荣兴此时正大力地狠踹他的腹部。发了狂的他令所有人恐惧。他似乎与这黑暗成了一体,成为了一个挥着镰刀的恶魔。
    一个反应比较机智的掏出了手机想要录下来,可还没等他按下录制键,手机就被一只手给夺走。
    你快步走到包荣兴身旁将他往自己身边一扯将他的头按到怀里,伸出手顺着他的头发:“包子,冷静一点……”
    包子的脸被你埋在胸口,他大口喘息着,从你的怀里挣脱后担忧紧张又有些可怜地看着你——虽然有些恶意卖萌的嫌疑。
    大概在怕你看到他这幅样子会感到害怕?
    你笑了笑,张开双臂:“包子,咱们回家!”
    如果是狗狗的话,这家伙大概是摇着尾巴吐着舌头冲到你怀里的。
    包荣兴开心地蹭了蹭你的脖颈:“媳妇,走,咱们回家!”
    “……卧槽包二货你什么情况喊谁媳妇呢?”
    “那当然是你啊!嘿嘿~媳妇儿媳妇儿媳妇儿~”
    “闭嘴,我什么时候成你媳妇儿了?”
    “就在刚刚啊~”
    “……啥玩意包二货你傻了吧?”
    “哎呀你们女人就是麻烦!”
    “卧槽?”
    “媳妇儿,我喜欢你!我爱死你啦!”
    “……///笨蛋,这么大声干嘛!”
    “嘿嘿,那现在你是我媳妇儿了吗?”
    “……唉西,是……是还不行嘛!”
    “嘿嘿~媳妇儿媳妇儿媳妇儿~”
    “///轻点笨蛋。”
    ……
    从那一年你在小巷里和几个高年级对峙的时候我就看到过你的这幅面目了啊,早记不记得了吧,傻瓜。
    但是啊,我也不知道为啥,我就是从那会开始,就真的真的彻底喜欢上你了啊。



             ——《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

   
   

——
我在写什么?【懵逼状】
亲女儿2333
【几天后兴欣群对包子发来慰问:艹,你个叛徒!(雾)】
黑化不是很明显???
但是最近莫名很萌包子
LOFTER上没粮就自己写了
阅读愉快~

评论(22)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