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随

追沐随行

【全职高手x你】【黑化】【喻文州】

说到黑化一般ooc是不可能没有的……
吧_(:_」∠)_
ooc!ooc!ooc啊啊啊啊啊啊!
第一发写喻队,喻队这种性格真的超级适合黑化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啦,准备好了没有
准备好的话……
走起☞

【喻文州】
   今天是你们交往的第四个月,你好心情地哼着歌上街想去买份白斩鸡等晚上他回来了,一起庆祝庆祝。
   要说你俩是怎么相恋的话……
   你羞涩地笑了,是喻文州先告得白,虽然你也很喜欢他,喜欢他温和的笑意,喜欢他温柔的声音,喜欢他的全部。但是……还是不好意思说出来啦。
   你看喻文州好像对谁都这么温柔,你一直都以为自己是单相思,直到毕业典礼那天你被一个不喜欢的男同学缠着的时候,喻文州很强势地将你护在身后,好听的声音有些低沉:“不好意思,她是我女朋友。”
   少女心爆炸的你并没有在意为什么后来那个男生你跑走的。
   买完白斩鸡哼着小曲在街上走着,突然,你看到了一个身影朝你跑来——是那天那个男同学。
   当即,你戒备地想要走向不远处的一家店。可惜人家腿长,几个跨步就来到了你面前:“终于碰到了那家伙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了……”
   是的,平常出门的话,喻文州一直都是守在你身边的,还特意叮嘱你不准私自外出。这一次也是你想给他一个小小的惊喜才趁着他在训练偷偷跑出来。
   你突然间觉得不太对。
   另一边,特意早早回到家的喻文州看着空旷的屋子笑得意味深长:“嗯……真是个坏孩子啊……”
   视线转回来,那个男生伸出手一把握住你的手,急急忙忙地说道:“跟我走!你可以不当我女朋友!但你不能再和那个可怕的家伙待在一起了!”
    一阵风吹来,你这才发现这个昔日的体育健将居然有一只袖子空荡荡的在风中飘着。 你忽然想到了你第一次被喻文州带着去见他的队员们时,黄少天那个耐人寻味的眼神。
    但你还是甩开了他的手,沉声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那人似乎挣扎了一下,脸上闪过一丝恐惧,再次伸出手。这一次,他握得更紧了:“我的手,是被他砍掉的!就在我对你表白的那天晚上!他还把我扔到了一个土坑里想要活埋我!后来他走了之后,要不是有人路过,我那天晚上就死了!”
    你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信了他的话。
    说实话,你一直觉得喻文州怪怪的。每当你看着每个男明星或者男性动漫角色犯花痴的时候,他的笑容就会有些危险。每次你想要摸摸卢瀚文的头夸他可爱的时候,卢瀚文就会一溜烟地逃跑并说:“不不不……队嫂你只要看着队长就可以了!”
    黄少天的眼神再次在眼前闪过,以及,喻文州,这四个月来,屡次出现的奇怪笑容。
    见你似乎有些动摇,男生更加努力了:“跟我走吧!在这么下去,你会死的!他……”
    你正疑惑男生为什么突然害怕地不敢说话,忽然,你想到了什么,顿时一阵危机感上涌。
    喻文州温柔得可怕的声音在你身后响起:“宝宝,你怎么,在这里呢?”
    你打了个寒颤,慌忙想要抽出手解释什么,可是那男生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和勇气一把把你护到背后:“喻文州我告诉你!你休想动她!”
    你忽然间有些恍惚,四个月前,他们的角色似乎要换一下。
    你不敢抬头,你觉得喻文州在笑,一定是笑得很温柔,但是又冷到骨子里。
    事实也的确如此。
   “都知道了?”来了,那种奇怪的感觉,明明那么温柔,但是不知怎的让你生出一种想要逃离的冲动。
    喻文州轻笑:“既然这样……”
    喻文州的下半句话被淹没在人群的嘈杂声和警车鸣笛中,警察涌了过来包围住你们。在你和男生都呆愣住的时候,喻文州轻轻托起你的手烙下一吻,再看上去轻轻拥住你:“宝宝别怕……我来接你回家了……”
    男生被扣上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带到了警察局,而你被喻文州抱得快要喘不过气来,头顶盘旋着他温柔得出水的声音:“我们回家吧……”
    随后,在喻文州对警察的道谢声中,你终于反应过来了。
   “那个……文州你先放……我们牵着手走吧。”在喻文州危险的眼神你,你及时地改口了。
    喻文州看了一眼你手上的白斩鸡,放松了谢力道,揽住了你的肩膀往回走。
    你真的,有一种想要尖叫逃离的冲动。但理智告诉你,你不能。直觉告诉你,你要是这样,你就完了。
    喻文州现在,一定,很生气。
    虽然,他笑得,很温柔。
    在喻文州进门的一刹那,你转身就要往外跑——即使你不知道应该去哪,但也绝对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
    可惜……你要记得,喻文州,是个职业选手。你要清楚,他的反应速度,有多快。
    你连一步都没跑出去,就被喻文州狠狠一拉甩了回去。
    你手中的白斩鸡早就被他接过放在了桌上,在你从地板上坐起来前,喻文州又把你推了回去。你的后脑勺和地板撞击,发出了不小的声响。
   你的痛呼声被喻文州的吻尽数吃了下去。
   很明显,喻文州的吻是带有惩罚性的,不复往日的温柔,喻文州的舌头在你的口腔内肆意掠夺空气,渐渐的,你的眼角泛出了泪光。
   喻文州停了下来,他还是笑着,将恶魔般的气息喷洒在你的耳边:“告诉我,为什么要逃,嗯?”
   “我……我没有……”你颤声回答。
   “……你在怕我,嗯?”
   “我……唔……”
    喻文州轻轻舔舐着你的耳垂,将瘫软的你拦腰抱起,走向了那个被喻文州勒令不许打开的房门里——你很乖巧,真的没打开过。
    在看到那扇门后各式各样的工具后,你忽然就明白了黄少天的那个眼神——那个同情怜悯的眼神,同情你被这么一个强大又可怕的人爱上。
    你的身体颤了一下,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就从喻文州的怀里逃了出来,然而你连希望的曙光都没有看到,就被喻文州狠狠地甩到了床上。
    在你恐惧的目光中,喻文州微笑着,快速地将你拷在了床上:“我怕你会疼,换成了皮的,应该会好很多。”
    他轻轻吻了吻你的额头:“不过……这点疼都受不了的话,我倒是挺担心你接下来该怎么办。”
    千万种设想在脑中闪过,两行泪就这么顺着你的脸颊流了下来:“文……文州……放开我好不好……”
    “其实我也永远不想打开这扇门的,”喻文州的手指划过你的胸前,引起阵阵颤栗,他轻喃着吻上你的唇,“谁让你,不乖呢……”



    喻文州轻笑:“既然这样……呵,知道了也没关系,我有的是办法,让她永远呆在我身边。”
 
  




——
哇 这酸爽
你们想看谁的伐
我会尽量试试看的_(:_」∠)_

评论(19)

热度(474)